"嗚...."全身的傷讓我痛醒

"你醒了??"一個面貌清秀的女孩問著

"這裡是??"我努力的想起身

"我家,你受傷了"她邊忙說著"昏倒在路上,我把你帶回來的"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我們這個世界的天使分成兩種階層,依背上的翅膀顏色作為分別

白翅族是上流階層,而我所屬的黑羽族則是奴隸階級。

由於我們族民幾萬年來常常受到白翅族的欺負和壓迫

終於由一些黑羽族的前輩組成了反抗游擊隊

而我,就是在游擊隊中出生,長大的

從小就被灌輸"白翅族是永遠的敵人""白翅族不是天使,是惡魔"等觀念。

而立志要解救所有的黑羽族人

除了學習戰鬥技巧之外,還學習多方面的知識,甚至是音樂。

逐漸的,因為努力學習,我慢慢變成族中不可或缺的一員

在一次又一次的解放戰役中,屢建奇功

長老們也將世世代代的,黑羽族的守護之劍--逆鱗交給我

據說這把劍是唯一可以用來殺死黑羽族和白翅族天使的劍。

只有劍認可的主人才能控制劍。

帶著這把劍出征總是無往不利

但是,終於,在一次戰役中,誤中敵人的圈套而受了重傷

好不容易突圍,卻因為重傷,體力逐漸不支

在失去意識前,我將自己的臉上劃了好幾道,讓敵人認不出來。

並將逆鱗丟出,有需要時再呼叫回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醒來已經是第七天了

傷也逐漸復原中,也可以走動

也用鏡子照過自己的臉

"毀容毀成這樣,應該沒人認的出來"心裡如此認為著。

那位救我的女孩,很細心的照料我

這幾天,我和她也聊了很多

(她是白翅族的人)

雖然,我一直都是收起我的黑翅膀,不讓人發現。

在我照完鏡子時,她推開門,帶著食物進來

"看樣子傷好的差不多了呢!可惜,如果不是毀容成如此,你應該還蠻帥的。"她遞了一碗熱肉湯給我

"謝謝妳,"我接過碗開始喝了起來"我該離開了,謝謝妳的救命之恩,有機會定當報答"

"你現在這樣出去安全嗎?"她似乎很擔心"你是黑羽族的吧,現在這種狀況出去很危險"

"妳怎麼知....糟糕!"話來不及收回來了。

"我早就在猜了,不過不用擔心,我不會說出去的。"女孩保證著,又遞過一塊麵包"還是在這裡好好養傷吧"

"妳....不把我當奴隸看??"我試探性的問著"我以為所有白翅族的都是...."

"大家都是天使不是嗎?不過為了你的安全,可能要你裝一下我們家的奴隸。"她丟給我一只耳環

"這個??"我端詳著這只雕工精美,掛有一小片銀色翅膀的的耳環

"別在左耳呀,這樣你在外出才會被當作普通的奴隸,而不會暴露你的身份"

"喔。"我取下原來別在左耳的耳環,之後戴上

"過幾天等你身體再好一點,我再帶你出去透透氣。"她說"好好休息吧,我不吵你了。"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"我該怎麼稱呼你呢??"女孩問我。

"我叫羅傑。"我隨口胡謅了一個假名。"妳呢??"

"安琪。"那個女孩說著"你要離開的話,再過一個月是白翅族一年一度的謝天慶典,那是好機會。"

這個女孩子,和我從長老聽到的白翅族族人都不一樣。,她明知道我是敵人,為啥還要幫助我??

她知道我的真實身份??抑或者只是單純的心地善良??還是另有目的??

"要不要出去走走透透氣??"甜美的聲音中斷了我的胡思亂想,白嫩的手牽起了我的手就往屋外走去

"順便幫我拿點東西,以免你在屋子內悶壞了。"

來到了街上,她鬆開了我的手,我張開了其中一對黑翅膀,演著跟在主人背後的奴隸。

街上的建築,氣氛,完全和游擊隊不同。有一種安詳,舒服卻矛盾的感覺。

路上的天使,兩個種族都有,只是幾乎大部分的黑羽族人不是搬東西,就是跟在主人身後。

"難怪長老們要解救所有族人。"心裡這樣想著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終於,到了白翅族一年一度的謝天慶典,整個城鎮的天使都開始聚集在皇宮前的廣場上

我在這段時間也調查清楚了。

"要逃走,今天晚上正是好機會。"我將一切都準備妥當,準備帶安琪一起走。

回想起這段和安琪相處的時光,真的是人生中最甜蜜的日子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"羅傑,你知道嗎,白翅族有個和黑羽族有關的傳說。"她雙眼中閃爍著憧憬的光輝。

"什麼??"

"如果一對戀人分屬不同的種族,彼此深愛著,在謝天慶典上的午夜,兩人展開翅膀,攜手飛向銀色的月亮

 兩個人的翅膀就會變成銀色的,會到達天堂去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唷"

"所以呀,你願意帶我去嗎?"安琪臉紅小聲的問著。

"如果是真的,我當然願意。"我愛上她了?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"嗚...."全身的傷讓我痛醒

"你醒了??"安琪問著

"這裡是??"我發現我竟然被綁在一個看似牢房的地方

"''皇宮用來銬問犯人的地方。"安琪露出了得意的笑容:

"沒想到我和父王出巡,竟然能碰到你,黑羽族第一戰將穆特。"

"皇宮??父王??妳是公主??"我的夢醒了

望著安琪清秀的臉卻帶著自信的笑容,多令人心碎的矛盾

再看著她身旁的衛士燒紅了烙鐵,遞了一支給她

"都知道我是公主了,那我的目的不用說你也明白,神劍呢?"

長老說的話,我終於完全懂了,不過也太遲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"孩子,你絕對要記住,越是好看的女子,越會騙人。"長老曾說過

"為什麼??"我不解的問著

"因為愛情是世界上威力最大的魔法,不過要看運氣"長老繼續說著

"運氣好,碰到對的人,會幸福一生,運氣不好,碰到不對的人,會身敗名裂,危及族人"

"所以你要記住這句話"

"嗯!"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"所以妳說要和我一起上天堂都是騙人的??"我試圖拖延時間掙扎著

"你這個卑賤的奴隸,連伊利西斯都到不了,塔耳塔魯加或煉獄才是你該去的地方"

安琪無情的說著"撒點謊才能讓你心甘情願的交出神劍,說,神劍在哪??"

"妳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說。"我心想沒辦法了

"什麼條件?"安琪不耐煩的問著

"希望妳能最後一次像平常一樣靠著我。"我下決定了"我就交出神劍。"

"好。"安琪背對著我 ,依偎著我。兩顆心像以前一樣,用相同的節奏並排撲動著

我張開了三對翅膀,包圍著她和我,也遮住了他人的視線

"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??嗚........你...."她張大著眼睛往後看著我

逆鱗從後方貫穿了我和她的心臟

"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了...."我閉上眼睛,緩緩失去知覺.....



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由以上這篇可以得知,我真的蠻無聊的XD

這篇文章是我很久以前看一個遊戲的一開始的設定

之後就亂掰寫下去了

(我忘記是啥遊戲了??)

反正我文筆不好,寫來玩玩罷了XD

趁著大夜把這篇文章完成

(喵的,今天大夜真忙)

一堆東西只能慢慢來,好累....
創作者介紹

啞巴的小小天堂

Mu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